中国EAP学院 首页 > 心理视点 > 心理百态

从身边的世界铸就自我,成就美满人生——反身心灵课程论(作者:钱涛)

钱涛    2016年08月20日    来源:

声明:本文无任何不尊重他人或攻击他人思想的意思,仅就事论事,望读者一定不要带着被不尊重、不信任或者抗拒的思想去阅读。

摘要:本文主要就身心灵课程的弊端做论述,倡导人们自我成长,拒绝接受身心灵课程的“暗示”。

关键词:身心灵自我;精神传销;邪教;束缚 

引言:本文提笔于2015年7月19日凌晨4点45分,盖因有亲人多次参与身心灵培训班,接受培训班的心灵引导,由身心灵培训班来引导自己的感受,以达到寻找自我、突破自我、获得幸福感悟的目的。笔者亦研究身心灵近4年,但始终不赞同以“培训班”的形式通过“外力”来培养心灵。近日经深入研究思考发现该方式不但无益于身心,反而有害,遂忧心忡忡、夜不能寐,是以于凌晨4点45分提笔著下此文,望能惊醒其他类似情况的朋友。

一、 身心灵培训是什么?

所谓身心灵培训,大致可概括为通过培训主办方导师的演讲、主办方塑造环境氛围、由主办方牵头的一些活动、小游戏、练习,以达到提升学员身心灵的目的。

身心灵培训通常有以下几种方式随机组成:

1、 由导师结合一些故事、寓言或现实状况来传递某种理念。

这些理念涉及引导学员们改变心态,其宣扬的价值观多数比较主流。例如“负责任”、“感恩”、“活现生命价值”等,能得到学员们的普遍认同,一些对课程的正面评价由此而生。部分同学认为收获很大:“以前几十年白活了,到现在才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2、 让学员们轮流发言,讲叙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课堂中的体验感受。

这在课程上有一个专用名词“分享”。“分享”是课程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占据了大部分课堂时间。导师则往往从“分享”中找到典型事例追根溯源,“放大”并“解剖”,让学员们从中看到“关于自己”------ 

3、 导师教大家玩一些游戏,通过游戏来看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心态和行为模式

通过这些游戏,有的学员深受触动,开始反思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我从来没有这样深入地去看清自己、反省自己!”

4、 进行一些公益活动和慈善活动

在课程中,导师会要求学员们从事一些公益活动:“我是源头,从我做起。” 这些课程安排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学员们的“爱心需求”

5、 搞一些类似心理催眠的“练习”,触发学员的情感渲泻

每当开始“练习”时,导师会让大家坐在地上,闭上双眼。伴随着室内灯光的逐渐黯淡、音乐声也缓缓响起。导师则手持话筒在室内走动,口中开始引导大家的想象。

导师的声音时高时低,饱含激情,而音乐和灯光也伴随着他的话语适时做着调整。当现场的气氛慢慢蕴酿出来之后,导师的话会变得更煽情,罗列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种种伤害与被伤害的状况,而总有一种能与你自身心底埋藏的伤痛契合,于是你的情绪便会被引发。当教室中开始传出抽泣声,音乐声会更悲壮激昂。导师也会完沉浸在自己的讲叙中,声泪俱下。“催眠”之后,灯光大亮,满室都是红肿的眼睛和湿漉漉的脸庞,大家相互对视,恍然如在梦中。

6、 要求学员去“感召”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来“提升自己”。

这一点如果出现,那几乎类似于精神传销了,可以直接报警。现在的人很聪明,大部分主办方不会这样去做。

 

二、 笔者对于身心灵培训的反对观点

对身心灵培训提出反对观点很难,盖因其表面上看来除了费用高昂外,无其它任何坏处,参加过培训的人往往变得更善良、更善解人意、更温柔。笔者起初也只是心里略微觉得不妥,亦无法提出准确的反对意见,今日经过大量的网上搜索调查及自身的思考剖析,待认清后觉得胆颤心惊,理清部分思路,遂提出以下反对观点

1、 费用高昂

众所周知,身心灵培训课程的费用都相当高昂,各类身心灵培训的时间通常是2到7天不等,主办方所请的导师通常是名人,最起码也是出过书的。培训的费用平均每天通常都是1000以上,假设50人参与就是一天5万,试问培训一天的成本能有多少?那么除开成本以外的其它钱去哪了?毫无疑问都进了主办方的口袋。是以笔者认为撇开课程的内容不谈,这个课程在性质上可以定型为一项以盈利为目地的收费高昂的商业行为,说白了就是一场可以挣钱买卖。

试想一天一千的费用,一次培训三到五千,这笔钱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得辛苦挣多少天?几十个日夜的汗水就丢到这几节课里面去了。

2、 不利于身心的自我成长

参加过身心灵培训的朋友通常都会觉得在思想上、心灵上有所提升,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对以往的种种恍然大悟,原来以往的种种是因为这样啊!

但这身心灵培训可不仅仅是“一席话”那么简单,主办方觉得仅仅通过演讲的方式已经不足以达到其目的了,而是通过上一章中所描述的各种方式,通过语言、环境、氛围、模拟情景等等一系列有程序的方式来在学员的脑海中虚拟出一种能够让学员很直接的接受到其宣扬的情感思想的情景,以达到主办方的目的。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对外界所接收的信息和思想、理念是有一层筛选的网的,我们的网会把不健康或者说不溶于我们自身的理念拒之门外,但是这种方式直接越过这道网,直接将情感、理念印到我们的脑海中。

那么试问,如果一个人多次通过这种方式去接受情感或者思想,那其自我的思考能力和感知能力是否会下降?要知道我们周边的世界、我们的家庭生活、我们的工作中的一切情感和事物是不会如身心灵培训中所表述的那么容易感知的。

3、 身心灵培训的结果针对性强,提升人某方面的感知,但未必适用于其生活的环境

首先我们来探讨一下一个人的思想发展历程,笔者认为一个人的思想发展历程是一个以自我为圆点,之后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其经历、环境、周边的人的性格等等因素影响后画成的一个圆圈。这个圆是由我们的各种情感、思想、情绪、认知等个人的特性所组成的,包含极广,没有人能够全部罗列出来。而我们的自我在有了这个从出生到现在自然形成的圆之后,能够很好的旋转于其生活的环境当中。

但是,当人们参加身心灵培训后,由于自我接受了身心灵培训的强烈“暗示”,而这个“暗示”确实仅针对于人的某一方面,就会导致这个原本作为圆心的自我偏向圆的某一端,离部分思想变近,离另外一部分思想变远,这样势必会导致人们在原本的生活圈中不能很好的“旋转”。

如果这样形容不够明白的话那么我再说白话一点,比如说一个人把她的精力过多放到某一方面的情感和感知上去,那么势必会导致在别的方面的感知下降,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么一个人在任何一方面的感知由原来的正常状态变成低于正常状态的时候,势必会影响到原本的生活运转。

4、 身心灵培训部分思想反“自然自我”,部分思想反道德观

此章节看标题有些抨击或贬低身心灵培训的意思,实际上并无此意,只是就身心灵培训的一些过程和结果做评论

举个例子,日前有个身心灵培训的课程,有一项游戏是要求学员们分组,由一个通过跳舞来展现自己的性感,然后由另一个模仿,跳的越性感越好。做完这个游戏后,很多学院都觉得自己不那么“害羞”了,觉得自己之前都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觉得突破了自我、突破了“束缚”、展现了“真我”。

而主办方举行这样的游戏也正是为了让大家突破自我,主办方认为现在的“我”是处于各种“束缚”当中,这些“束缚”来自于社会、家庭等等学员周边的环境,只有突破了这些“束缚”才能展现“真我”。

那么我们回头来看看这个游戏的本质,再回顾一下这个游戏:由一个学员通过跳舞来展现自己的性感,然后由另一个模仿,跳的越性感越好。做完这个游戏后,很多学院都觉得自己不那么“害羞”了,觉得自己之前都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大家仔细想想这个事件突破的是什么?突破的是自己的羞耻之心或者可以说是丢掉自己的羞耻之心来形成所谓的“突破”。我们的羞耻之心怎么来的?是我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周遭的人文环境所造就的,这个是可以用来突破的吗?难道这是对我们的“束缚”?笔者认为这种所谓的“束缚”乃是自然形成的自我所必不可少的。

如果这种方式是突破自我的话,那么不如当众脱衣全裸,这样不是更加突破“束缚”,突破“自我”吗?

还别说,还真有身心灵培训课程这么干的。2011年11月,深圳尼奥心视界举办了一个名为《爱的协奏曲》三期系列课程,实际上“挂羊头卖狗肉”,教的是谭崔。该课程在学员自我介绍后,导师泰瑞沙开始给大家“洗脑”,说谭崔是“意识的扩展”,一门“真知的学问”。泰瑞莎称:“我们的性能量都是被压抑的,不被允许自由地感受。而在谭崔中,性能量是全部、所有、一切。”泰瑞莎称,上完谭崔课,“生活中性的质量会改变,这是可以确定的,因为我们在课程当中有教授性技巧。我们课上的很多动作,都要求异性配合来完成。”甚至主办方直言,我们课程上是没有的直接的性交,但是课后老师是不管学员的。某女士就在一个课程上和另外一位男士电光火石的,我们这些外人都能看出来……自然发生就让它发生嘛,最关键是要开心。

试问所谓的“自然发生就让它发生嘛,最关键是要开心。”真的是我们需要的突破自我吗?与爱人以外的人发生性关系竟然被说成是“自然发生就让它发生嘛,最关键是要开心。”

这样突破后的自我才是“真我”吗?那么试问从出生到现在几十年的经历所自然形成的“我”是什么?是扭曲的我吗?是不完整的我吗?

三、 社会中对反身心灵的客观事实

上一章一直在谈笔者自己对于身心灵培训的看法,那么我们现在再来看看社会中的一些实例,反对身心灵的大有人在,甚至很多人直言其为邪教组织,那么我们来看看究竟有哪些示例:

1、 德福心理咨询平台发表言论:心理专家明示莫受“心理邪教”误导——关于灵性成长、身心灵、灵修等“心理训练”

德福心理咨询作为热心公益的心理咨询机构,很自然的留意到当下蔓延着的一种关于“灵性成长”、“身心灵”、“灵修”等的心理训练模式。今天的深圳都市报上也再次通过记者的调查对其大肆圈钱等进行揭示:办各种培训课,读各种书,卖各种“玄灵”物品,只为追求“灵性成长”,乃至不顾家庭。日前,网友“中原半路”向媒体报料称,市面上冒出大量“身心灵”机构,打着帮人灵性成长的招牌,宣扬性解放,开办涉嫌淫秽的“谭崔课程”,有人上课后抛妻弃子。记者调查数月发现,热潮下乱象丛生,动辄数万十几万元的报名费令人咋舌;各种身心灵产品、书籍等也在网络热卖;身心灵培训机构和身心灵导师个人,开办有淫秽之嫌的谭崔课程大肆圈钱。目前,就这一被专家称之为“心理邪教”的现象,广东警方已介入调查。

2、 深圳都市报公开发布表述

①、 授课体会原始欲望、个案理疗及工作坊等,其费用昂贵。

②、 央视报道其号称能突破自我,让生命全新蜕变的“身心灵培训公司”实为圈钱的“精神传销”。

③、 有关活动及培训机构无相关资质,且高价售卖所谓产品及非法出版刊物。

3、 专家观点——莫受“心理邪教”误导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理事徐文军告诉记者:通灵、占星、塔罗、生命灵数等神秘色彩很浓的内容会对心理脆弱、心理暗示比较强的人产生不好效果。“谭崔这种培训,是应该予以否定的,它已经突破了道德底线”。徐文军说:这种培训多是出于个人金钱、私利做事。

知名心理咨询专家晏嫣告诉记者:身心灵本身是有一定学说基础,在国外接受程度非常低,但到了国内被一些机构个人作为赚钱工具,搞得了走样,“画虎成猫,再接下去就面目全非了”。

徐文军称:心灵学的研究者大多不是科学人士,心灵学者打着心理学的旗号在社会上忽悠,宣扬的内容一个比一个唯心,越来越离谱,最终会误导群众,是一种“心理邪教”。

4、 百度百科对于邪教的定义的部分内容与身心灵培训班相似

1、邪教所提供的,正是你很长时间以来寻找却没有找到的。很奇怪,他正好知道你缺什么?

2、与邪教的第一次接触就为你看问题打开了全新的视线。

3、邪教的世界观非常简洁明了,能够藉以解答一切问题。

4、邪教试图从情感上争取你,其他成员很快就成了你的“好朋友”。

5、你觉得提出批评性看法,那些新朋友会感到失望,而且,如果你总得拒绝新朋友不断的邀请会觉得过意不去,因为你不愿意做一个不讲礼貌的人。

6、邪教越来越多地进入你的生活,逐渐形成一种引力:似乎进去容易出来难。

7、尽管如此,你还是不清楚邪教的情况。对你的要求是,不要思考,不要检验。你的新朋友会说:“这没法解释,必须自己去体验,我们所经历的完全是另外一个层次……”或类似的说法。

8、邪教的教义被视为是唯一正确、永久正确的知识,拒绝传统的科学,拒绝理性思维,拒绝理智,认为这些只重视脑,是负面的。

9、如果你对邪教产生怀疑,不会有人关心你怀疑的原因,更多的是,你将会听到某些现成的解释:这套体系本身没错,只是你还没到时候。

10、如果你没能取得进步,那么原因只在你自己,因为你信得不够,读得不够,理解邪教的蛊惑得不够,祈祷不够,打坐不够或者是上课上得不够等等。

——警惕呀,不要把灵修把心灵成长课变成邪教组织的摇篮!

当然,现在的有些身心灵课程离邪教远着呢,但是同样有些身心灵课程本身就是从邪教的思想演变出来的。例如“谭崔”和“奥修”

5、 科学言论

美国学者Norman对“超感官知觉全域试验”(Ganzfeld experiment)进行了几十年,至今仍未能证实心灵感应存在。

心灵学的英文是parapsychology(维基百科的链接),是心理学psychology前多了para,意思是“与心理学平行”的一门学科,又译作“超心理学”、“灵学”,指的是一种对某些“心灵能力”和“精神现象”的存在及其机制进行研究的玄学,研究内容包括心灵感应、遥距观测、心灵致动、濒死体验等主流科学未予承认的“现象”。

对于心灵的研究自古有之,在人类进入科学的时代以后,不少学者希望能用科学的方法验证其存在,甚至希望把心灵的超自然能力用于军事、情报、医疗等领域。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心灵学的研究达到一个高峰,“美国心灵学会”等大大小小的组织非常活跃,而在一些东欧国家,各种心灵致动学(psychotronics)研究也大行其道。

心灵学家们声称,心灵学是一门新的“科学”,他们通过大量实验“证实”了一些“心灵能力”的存在。但绝大多数科学家认为那些诡异的“现象”很难让人信服,而心灵学研究质量很糟糕,包括实验方法存在缺陷,包括很多数据造假、研究人员认知偏差,因此得不出确切的结论。例如,美国“心灵学大师”莱因通过实验发现很多“心灵现象”是存在的,但很快被人踢爆实验的被试者存在作弊行为。在杜绝作弊之后重新实验,莱因再也得不出“心灵现象”了。而且,心灵学家们太希望那些超自然的“心灵现象”是真的,以至于故意忽略了很多说明它们不存在的客观事实。

于是,备受质疑的心灵学的研究越来越不被主流科学界认可,被科学家们斥之为伪科学。上世纪80年代以后,心灵学在美国开始逐渐衰落,原来在各个大学里的心灵学实验室纷纷关门大吉,最引人注目的是致力于心灵感应、心灵致动等的普林斯顿大学“异常工程实验研究所”在成立28年之后于2007年正式关闭,美国物理学家罗伯特·L·帕克评论道,这让学术界和普林斯顿大学颜面无光。1988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了一个结论性的报告称:“经过了130年对心灵学现象的研究,没有科学的证据能证实其存在。”2008年,有研究用先进的功能核磁共振(fMRI)进行检测,也没有发现“心灵超能力”的存在。

6、 各大报纸公开报道:“心灵修炼”暗藏传销与邪术

很多都市白领热衷于参加各种各样的“心灵修炼”,以之作为小资的生活情调。作家黄佟佟称,很多“身心灵”训练营在2008年的均价在3000元/三天或更高。到了2010年,它们的价格已经涨至每天1万~1.5万元。广州一个富家女就花了数万元远赴印度参加一个密林中举行的“禅修班”,据说在五天五夜的冥想中,她终于“和宇宙意念接上了轨”,回来以后她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从满身名牌到布衣粗服,人似乎“平和清爽了很多”。这些感觉在回到滚滚红尘之后又消失了,白领们渴望重新体味,于是慢慢对昂贵的“心灵培训”上瘾。

今年3月,广州白领陈小姐(化名)听同事劝说,到荔湾路参加了一个“量子”心理课程,学费为3800元。该课程分为三个阶段,主讲者是香港某保险公司的金牌讲师,声称“能打开人的心灵,发现自己的潜意识秘密”。她参加了前两个阶段以后,感觉自己的精神处于亢奋状态,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做不成的。但是到了第三阶段,课程要求学员去“感召”其他人来报名学习,她便积极地劝说周围熟人来体验这个神奇的课程,随时拿着“量子”的宣传资料送到熟人的工作地点。可是,由于她“感召”的人数没有达到要求,只好退出课程。两个月后,该培训机构被工商部门按“非法精神传销”予以取缔。

今年9月27日,深圳腾讯公司副总裁郭凯天与一家“致力于个人心灵成长”的培训机构若纳生的负责人发生肢体冲突,起因是他发现妻子常斌在若纳生接受的课程中,有相当多关于印度“奥修”和“谭催”的内容——奥修是被多个国家禁止的邪教,教主在美国因谋财害命、私藏军火、制造并扩散毒品等罪行而被驱逐出境;谭催是一种“男女双修”的性爱术,也是奥修的主要静修方式,涉嫌聚众淫乱。事件中,郭凯天称妻子受到了精神伤害,而若纳生负责人王珍妮称受到殴打,引来大量网友围观。有网友称,参加完这类培训回来的人都进入了传销状态,导致夫妻不和及家庭破裂。随后,若纳生开展心理咨询与培训的从业资格也受到了媒体和心理专家的质疑。

以张德芬、胡因梦等为代表的“身心灵”人士在社会上掀起一阵热潮,风头不亚于几年前的“成功学”,其著作成为大量时尚女性读者的“精神食粮”。据查证,张德芬的简介中称她是“印度大师奥修学派”的学员,其博客“德芬的内在空间”常常推荐奥修著作、《秘密》、《水知道答案》等备受学术界质疑或涉嫌伪科学的书籍,以及谭催等存在争议的课程。胡因梦自称“拥有灵媒般的特殊体质”,其著作与译作中不乏占星学、灵修、业力等超自然内容。

7、 记者深入调查

以下直接引用成都日报某记者第一人称的表述:

我们不得不关注这门“课程”。这门课程原名“生命源泉”(Lifespring),发源于美国。 

作为一家权威公信的主流媒体,我们无法对这样一个进入社会主流人群并发挥着越来越大影响潜力的新生事物视而不见。 

这门“课程”的学员多系“社会精英”:商界高管、企业白领、政府官员------而有关这门课程的巨大争议如影随形:褒之者誉其为“心灵鸡汤”,不惜辞官位、弃事业乃至抛家别子为其鼓与呼;贬之者斥其为“精神传销”,四处举报,呼吁“全面封杀”。 

我们历时五月,对这一现象展开深入调查。但我们仍然无法对这样一个复杂的新生事物做出简单的结论性的判断。我们只能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对其做出尽可能深入、全面的解读。同时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有义务给读者们一个善意的警示:该课程不仅在国内风糜,还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广泛传播。一些研究者认为课程的内容设置含有“心理控制”成份,并非适宜所有人群,可能对学员造成“心理伤害”。目前有些国家已成立民间组织,为该课程学员提供“心理救助”。广州市去年曾查处一经营该课程的公司。

四、 撇开身心灵培训,谁来引导我们?

如果你在寻求成长,在成长的途径中,你一定在寻求成长的方法和途径,奥南朵老师是最好的领航员了!——中国儿童教育家 孙瑞雪

奥南朵老师所说的全是的“对生命说是”,是心理成长中最重要的话题,它和我们圣人老子所谈的“无为”有异曲同工之妙,无为不是不为,而是顺势而为。这种情况下的行为力量更大,效率更高。就我自己的体会而言,这真的是让我们能自在解脱的唯一途径。——心灵作家张德芬

以上两句话是摘抄于孙瑞雪及张德芬对奥南朵的“对生命说是”的评论,或者更贴切的说是宣传。

让我们仔细来看看这两句话,一个说“奥南朵老师是最好的领航员了”,这句话无疑是在推崇奥南朵,为什么最好的领航员是奥南朵?不是孔子?不是老子?不是耶稣?不是释迦摩尼?甚至不是你的父母?。当然这句话可以认为是其个人观点,或者商业广告,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这样说无疑是不负责的。

再看张德芬的说法:“就我自己的体会而言,这真的是让我们能自在解脱的唯一途径。”

请问我们要自在解脱什么?为什么张老师您认为我们要解脱呢?难道世间众人都是不快乐不幸福的吗?难道世间众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吗?我想不是吧?世界上真正幸福的人有很多。就算部分人需要解脱,那为什么这是唯一的途径呢?难道别的途径就不能解脱吗?前言说类似于老子的“无为而治”,借了老子的势,后文又说奥南朵的是唯一途径,那老子的途径就不行?奥南朵比老子的思想层次更高吗?前文借了老子的势,后文又说奥南朵最厉害,这无疑是自相矛盾。

其实这个很好理解,这就是一种商业宣传。

上述的种种,我想足以说明身心灵培训的弊端,即使不是邪教,但充满了不科学的成分,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并且会对人的心理成长造成不良的结果。

那么再来谈谈撇开身心灵培训,那么人们是不是就是失去了指引了呢?是不是就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了呢?我想大部分人都会说不是。

笔者认为,作为一个成年人,能够成为你的心灵成长领航员的只有你自己,首先我们自己有能力去感知和识别,那么接下来就是你愿不愿意多去感知和识别你身边的一切。在此再次声明,这应该是你自己去感知的,而不是由身心灵课程暗示你让你去感知的,这点往往也是身心灵课程爱好者的一个极大的心理误区,总觉得是该课程让你学会了多感知身边的事物。

那么究竟该如何去做呢?在此笔者不想多说,因为每个人的做法有所不同,但统一而论就是两个词:“用心”、“用爱”。

去爱你的亲人,爱你的父母,爱你的伴侣,爱你的子女,用心去感受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用心去感受亲人们的情感。我想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的,不是任何人教你的。

相信自己,相信现在的我就是真的我,任何时刻的我都是真的我,只是不同时期、不同经历下的我思想状态不一样罢了,但这并不代表不完整,拥有任何思想状态的你都是完整的你。

不要相信任何鼓吹你的心灵是不完整的,你的心灵是需要解脱的,你心灵是需要突破,你的心灵是被束缚的等等观点,一个陌生人不可能这么了解你!相信这样的事情只会让你更加不自信。身心灵课程只能让你觉得你一直是错的,然后通过它的方式告诉你一种心理,让你觉得你得到了自信,而且只是在身心灵课程所讲过的事情上自信。但当你遇到别的事情或者情感的以后,你会比之前更加的不自信,因为这个事情或情感身心灵课程没讲过。

如果真的遇到困惑、迷茫或者自己想不通的事情,应当与自己的父母、爱人、子女、兄弟姐妹、亲友中的长者进行沟通,他们会用爱去疏导你,会告诉你他们的真实经历,会用心去理顺你,但他们绝不会人为的制造那么多程序来通过暗示的方式把一种思想直接硬到你的脑海里去。

五、 结论:从身边的世界铸就自我

以上种种我想足以证明身心灵培训的弊端,不论其是否与邪教有关,其本身就是不科学的,不利于身心发展的。我们每个人的身心的养成都是由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经历所造就的,我们现在的身心状况与我们周围的环境密切相关,身心灵课程所谓的“束缚”乃是指的人们的畏惧心、羞耻心、自责心、自律心所形成的阻止我们去做某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一种思想,这些“心”不是我们生来就有的,而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当我们去做某些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它们之所以会跳出来阻止我们是因为我们的经历在告诉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这样做会造成不好的结果”。这是每个人都应该有也必须有的“心”,如果非要认为这是一种“束缚”的话也并无不可,我们需要这种“束缚”,正是这种“束缚”让我们能很好的生活在现在的生活圈当中,让我们不会作出自己后悔的事情。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畏惧心、羞耻心、自责心、自律心的“束缚”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身心灵培训竟然把这些“束缚”作为需要我们去突破的对象!

相信自己,现在的你身心很健康,现在的你是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走到这一步的,现在的你是能够与周围的生活圈很好的相容的。

如果你想变的更好,那么请更加用心去对待你的生活,把你的精力放在对家人的照顾方面,而不是花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去研究身心灵,这对你的真的家庭毫无益处。

如果真的因为某些事情导致心理出现障碍,而在家庭中又无法得到解决,需要心理方面的辅导的话,请去找正规的心理医生,他们都是获得科学认可的,被国际科学界所证明的,而不像身心灵只是个人言论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

郑重声明: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系授权本站刊登,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图文
正在加载...请稍候
相关阅读
最新热门
专栏推荐